首页 > 人物 >

王俊凯 | 20岁,未被定义的模样

2019-09-23 来源:芭莎男士
王俊凯已经步入二十。1592 年夏天,21岁的卡拉瓦乔画出《纸牌作弊老手》,四百年后的今天,王俊凯身处画中,干净无瑕的脸被风险环绕,而少年认真地盯着牌面,思考下一步该怎么走。

王俊凯

9 个月,入关与出关

离表演正式开始只有半小时,王俊凯在后台寻找一袋坚果。身边的工作人员问他怎么想起吃东西了,他说:“我紧张,嗓子哑了,得吃点东西顶一顶。”

类似的情景七月下旬也发生过一次。那是他第一次公开演唱新歌《生长》。上台前,他找工作人员要了块士力架—平时为了管理身材很少吃的甜腻食物。演唱一共录制了两遍,第二遍是他主动请求的。

找坚果这天发生在浙江卫视2019 年中音乐盛典,7 月13 日,也是王俊凯时隔九个月第一次重返舞台。他担心生疏,提前两天到了重庆,第一天嗓子哑,用来排练舞蹈,练到半夜12 点,次日又排练对唱,第三天登台,没想到嗓子还是哑了。

但从观众的反馈来看,表演挺顺利。“终于出关了!”粉丝们在微博评论说。有人在论坛里发了视频链接,点赞最高的评论之一是,“他这次是不是把《我的》副歌的假音部分改变唱法了?感觉很用心。”

他也不掩饰自己的不安。今年前六个月,他一直泡在《749 局》剧组,辗转银川、北京、重庆。

六月,在西西里待了半个月,拍摄湖南卫视真人秀《中餐厅》第三季。

我们聊到从去年 10 月起在剧组度过的9 个月,“我挺急的。精力倒是够用,就是 24 小时不够花。专辑说好去年就要出,一直没出来。”

如果一定要在热爱程度上排个优先级,音乐和演戏,对王俊凯来说,两件事的意义难分主次。“我会觉得挺早就进入这个行业,每天的工作就是这些,可能对世界的体验会有点局限。演戏是我扩展人生体验、和世界互动的方式,而音乐更偏向自我表达。”

王俊凯

扮演马山是个新体验。这是王俊凯在《解忧杂货店》后第二次主演电影。闭关9 个月里,他经历了不少第一次:第一次吊这么高的威亚拍动作戏,学习克服恐惧找到镜头;第一次自己开车出入剧组;第一次体验如此细致的拍摄过程,核心角色的一个镜头可以拍一整天。

就像很多关于成长的剧本里会描述的那样,马山一开始并没有什么使命感可言,被动卷入一场灾难,被迫做出选择,从自我否定到逐渐对自己有了新的认知。陆川导得细。有场“很悲伤很重的戏”,陆川建议他反其道行之,减少委屈,加入些停顿,眼睛看看别的地方。王俊凯试了试,果然“对了”。

几条拍下来,工作人员觉得他进入了状态。两人坐在场边,说起欣赏的演员。“黄渤哥演得特别好,演技很多时候还是要看人生经历的。”身边的人知道他的意思是说,自己的人生经历还是太局限了,他缺这个,他清楚。

九个月后,王俊凯的戏份在6 月25 日杀青。

陆川夸他“在戏里成长了,厚重了些”。但留给王俊凯回味的时间并不多。一出剧组,他又开始忙着制作新单曲《生长》。他的使命感不同于马山,是偶像身份带来的责任:《生长》必须要在 7 月发出。

8 月是周年演唱会,9 月是20 岁的生日惊喜,10月是个人演唱会。

“24 小时不够花。”

王俊凯

6 年,偶像与男孩

采访这天,影评类自媒体发表了一篇文章,认为王俊凯粉丝把举报当成了“宣泄情绪的按钮”。

王俊凯当然也看到了引起议论的文章。看到文章之后的他,只是有点疑惑为什么文章会这么写,曲解他的原意,比如说他16 岁时拿到张艺谋《长城》皇子一角时的“喜形于色”,截取专访的夸张标题也被使用在了自媒体上,进行了恶意解读,工作人员和他解释了下“所谓的行业风气”,也表示想发声明来表明王俊凯的原意。王俊凯笑一笑说,“没必要,还是把精力放在更有意义的事情上。”

对王俊凯来说,“更有意义的事情”有很多,比如学吉他。《749 局》杀青后,他给自己找了个吉他老师,见缝插针上课,甚至没有特别向工作室团队提及,这件事也是在工作人员要调整他的时间安排时,才发现他给自己安排了很多学习的课程。

去西西里岛拍《中餐厅》,王俊凯把吉他也背去了,但有点不好意思地嘱咐助理把它藏起来,觉得弹得还不好,不想献丑。但这还是被工作人员发现。他最终演奏了几段周杰伦,画面给剪进节目片头。

出道六年,王俊凯学会了习惯站在聚光下。《中餐厅》里素人厨师林述巍第一次上综艺,感叹“好难受啊!”王俊凯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四处都是摄像机吗?没事,你晚上睡觉的时候把它们都盖上就好。”

从13 岁起,王俊凯很少有能够盖上摄像机的时刻,除了在家里。那是他唯一真正感到安全和放松的地方。2017 年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后,考虑到日程多变,他开始独自住公寓。窗帘常年紧闭,防止私生饭和偷拍。没有职业相关的痕迹,除了一张大架子,上头手办和奖错落地混放在一起。王俊凯还试图养过一只猫,不久后又忍痛放弃了,“实在是照顾不过来”。

无论台上台下,这个19 岁男孩给人的印象都是温和有礼的。演唱会开场前,王俊凯习惯在内场里遛弯,叮嘱工作人员调整,确保观众席没有死角。他也喜欢坐在暗处,看人们涌进来,慢慢塞满整个场馆。有次表演完离场时,王俊凯看到两个粉丝走在路边,身后背着大大小小的灯牌和应援周边,有些感动,“觉得自己不能辜负这份喜爱”。

从小学一年级起,他习惯了独自上学放学。“回到家一般爸妈都不在,只有爷爷奶奶。”除了成绩单,双方很少交流。去年生日会上妈妈读到的那封信算是极少的一次。成立工作室后,父母不时会问问工作人员“小凯最近怎么样?忙不忙?”,但话题最后又回到“吃得好不好上”。

现在,王俊凯试图改变。拍《749 局》吊威亚,“受伤了一定要大喊出来,要学会保护自己”。拍综艺,“平常我们做什么事都是自己心里在想,但是综艺需要说出来。一开始我也不太明白,后来意识到我说出来,大家才会知道我现在想干嘛,也才能知道我的想法是什么,才能更好地去互相配合工作。”

王俊凯

20 岁,未被定义的模样

“太漂亮了,每次拍完我都想鼓掌”。摄影师冯海说。王俊凯听了有点羞涩,好奇地穿过人群打量显示器中的自己。

这是这天下午王俊凯拍摄的最后一套服装。卡拉瓦乔的《削苹果皮的男孩》。V 字领口开得有点低,露出锁骨。王俊凯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交给摄影师发挥。他原本对美少年形象的拍摄不太感冒—以往更多是阳光的、酷的或运动的—现在打算尝试更多。

年初,他经历了一些变迁,体会了某种“失控感”。用工作人员的说法,“现在的他需要兼顾的事情更多了,除了他的个人业务方面,括周遭很多时候,如果不多操心,有些事就会失控。”

王俊凯有时也会和工作人员讨论“热搜”,不仅好奇内容,也好奇人们怎么看待这件事。对于偶像或流量小生的说法,他自然不甘心。“我小时候觉得出道就是一份工作,现在觉得要是我能做好,或许能带来些更正面的东西。”

王俊凯

临近 20 岁生日,媒体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是下一步目标。他们可能期待一些更宏大、更具野心的说法。王俊凯没有这样的说法。他只有一条基准线,20 岁要做成两件事:出一张新专辑,开一场个人演唱会。前者正在筹备—拍摄间隙,他不时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手机,确认视觉设计;后者计划在今年 10 月举办。需要完成的小目标太多了,他似乎没空考虑更远的事。

“出过的歌里你最喜欢哪首?”“本来只有两首。”他有些自我调侃地小声说道。“更喜欢《醒着》吧,歌词是心声。”那首歌唱到—翻一个身给梦境多一种可能。

17 点30 分,拍摄结束。王俊凯一边脱去美少年的装束,一分钟后,他回到白T 恤牛仔裤的状态,开始接受采访。采访结束十分钟,他在微博上发布了新单曲《生长》的第一张预热海报。

“Always Around”(一直陪伴),海报上写道。

“从开始到未来”,粉丝们在评论中以应援口号回应。这是二十岁的样子。

推荐 EDITORS PICKS
热点 MOST POPULAR
申博怎么玩不了 菲律宾申博游戏网 罗浮宫微信支付登入 申博在线游戏登入 申博太阳城娱乐现金网登入
恒煊娱乐游戏最高返水 金博娱乐台湾美女客服 菲律宾游戏开户 金顺真人天天洗码 齐博国际游戏路线检测
新櫈娱乐返利 钻石娱乐会员管理网最高占成 博天堂代理网址 凯时官网下载最高占成 金沙赌场游戏导航
百家乐支付宝充值 伟德体育最高占成 申博游戏登入网址 京城天天返水3.0% 威廉希尔公司官网下载最高占成